萬瑞旒

出自 027
前往: 導覽搜尋

--116.233.28.74 (IP 位置 | 誰是 | 貢獻) 2010年8月5日 (四) 21:07 (CST)

所在位置:首頁 > 湖北歷史人物 > 萬瑞旒

【人物名稱】:萬瑞旒

【字號又名】:字藻卿

【性別】:男

【民族】:漢

【朝代】:清朝(18291875)

【籍貫】:湖北應城

【分類號】:K827

【主題】:政治

【資料來源】:湖北省志人物誌稿

【生平簡介】:萬瑞旒(1829~1875),字藻卿,應城古峰寺人。郡試、廷試均第一,曾官陝西。年17,獲郡試第一,補博士弟子,旋補廩生。同治3年【1864年】,大學士孫家鼐視學楚北,巡按德安,得瑞旒試卷,奇其文,拔以冠。6年【1867年】舉優貢。翌年廷試一等,以知縣簽署浙江。瑞旒一生無所營於世,唯書齊四壁,時人謂於「書屋」。生平寫作詩詞1243首,以田園詩為多。著《古峰詩草》10卷,存詩702首。

萬藻卿和他的《古峰詩草》 文/胡 文

詩人又名萬瑞旒,藻卿是他的字,應城楊河古峰村人,生於清•道光九年(1829年)。其父萬臣閔生平博覽群書,文章華瞻,曾任黃岡教諭,被家鄉儒林稱為"介堂先生"。其母雅而賢淑,教子有方,名聞鄉里。受父母影響,詩人自幼聰慧,年17歲獲童試第一名,20歲作詩答對。

"學而優則仕"是許多封建文人的夢想,詩人也不例外。他先後參加了府試、鄉試、會試、殿試,並一一考出好成績。清•同治三年(1864年),大學士孫家鼐視學楚北,巡德安,得詩人試卷,喜其文,拔以冠。同治六年(1867年),他參加會試,獲得優貢(註:通過會試者,稱為貢士);第二年他參加在北京保和殿舉行的廷試,成績一等,被朝廷優先錄用,安排到浙江任知縣;因母親年邁,不宜遠任,在他的請求下,朝廷將他改授陝西任知縣。至此,萬藻卿脫下布衣,穿上官袍,步入仕途。

在陝西任上,詩人的官當得並不很精彩,沒有什麼顯赫的政績。直到同治十年(1871年),以一篇檄文引起上級的重視,並升遷入讞局。可惜的是,就在此時,厄運降臨到他的身上:是年冬天,其母親不幸病故。詩人悲痛萬分,政績未顯、文壇未著的他急忙辭官為母丁憂。三年守孝期滿,按封建舊制,他本可以繼續做官,但他卻放棄了這個機會,不去繼任,自願歸依田舍,做一平民百姓。

詩人性情曠達,喜山水、愛雲遊、廣交友,先後遊歷半個中國,所至之處與名流唱和。不少社會名流與他成為"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"的摯友。應城名宿范婉香先生便是其中之一。詩人逝世後,范曾作詩二首哭詩人。他所作的《寄藻卿》詩更是流露了對詩人的思念:棗花別墅三日住,訪君來又別君去。別時執手說匆匆,別後相思定兩處。相思正是月明時,月下徘徊照別離。今夜別離怨明月,不知落月更相思。

詩人秉性豪放,剛直不阿,常以排民疾為己任。1871年赴任陝西,他途經信陽長台渡,見行人苦於渡口勒索,便致書州牧楊竹農革其弊端。

"最損精神是俗交",詩人雖廣交朋友,但也不是什麼樣的人都交往。據載:某提督喜詩,慕其名,托詩人的一個當總兵的鄉鄰來邀請。他竟置之不理,拒絕提督的好意。他有一個同鄉故友在河北任要職,名傾王公。由於其權大氣粗,驕橫自恃,詩人不僅不攀附,且斷然絕交,視若路人。

"克承家學,尤善於詩",《光緒應城志》對詩人的評價很高,稱其為"瑰異之士"。在未入仕途前,詩人早已名聲大振,牽動百里。時人評其詩:"情深景遠,得唐人神味,直追王孟。"如他所作的一組詞《調寄浪淘沙》,形象逼真地刻畫了應城八景,至今仍為世人所稱道。詩人服喪歸隱後,自取田園之樂,日栽桃李前後院,夜吟詩賦五更寒。後來身患重疾,乃至視力模糊,仍毅然決定,戒酒不戒書,繼續著詩遣懷。他一生無所經營,唯書齊四壁,時人稱之為"書屋"。學子更以"善繼先聲"匾額相贈,懸於門前。又稱:"應城學子藻卿,夙承家學,諸體文並工,尤工於詩,詩名噪鄖鄂。"

詩人自道光二十九年(1849年),即從20歲起,勤攻古近體詩,直至同治九年(1870年),共作古近體詩1243首,經刪存得702首,按成詩時間先後,共編成10卷。卷一為己酉(1849年)至癸丑(1835年)計93首;卷二為甲寅(1854年)計12首;卷三為乙卯(1855年)至丁巳(1857年)計63首;卷四為戊午(1858年)至辛酉(1861年)計77首;卷五為壬戌(1862年)至癸亥(1863年)計79首;卷六為甲子(1864年)計36首;卷七為乙丑(1865年)至丁卯(1867年)計39首;卷八為戊辰(上)(1868年)計67首;卷九為戊辰(下)(1868年)計61首;卷十為己巳(1869年)至庚午(1870年)計66首。全卷原題名《放鴿山莊詩草》,因在該莊之東十里處有古峰,是詩人童年時期的垂釣之所,又有其先祖之住屋,於是更題名為《古峰詩草》,寄寓不忘鄉土之意。這是詩人在壬辰年(1892年)自選自編時題記的。但此時尚未全卷付梓。正式刻版成書是在他逝世後,由其堂弟萬瑞徵與其後學劉監、劉鈞、程德錦、陳履潔、聶步青及其子萬錫齡、錫恩,侄錫圭、錫瑕等於光緒三十一年春(1905年)完成的。十卷本的《古峰詩草》,除按詩人生前的編排外,還收錄了他的《自序》一篇,詩評及題詞數百餘言,還有他在世時的同僚好友為其詩集所作的《序》6篇。此版本現仍存於世。

《古峰詩草》前四卷的詩文,以述寫田園景物、四時風雲者居多。如《種樹》、《種竹》、《種菜》、《種藕》、《春郊即景》、《看雲》、《見新月》、《贊白蓮》、《宿漁家》、《村夏喜晴》、《採蓮詞》、《漁家樂》、《分秧示仆》、《種豆》、《湖村即景》、《春寒》等等。其詩作,正如吳鼎元之《序》所云:"寓清新俊逸於沈博絕麗之中,其胎息原騷選,而規模則近盛唐……藻卿自謂比如田家詩……仰觀星月霜露之變,俯察昆蟲草木之化,其間憂勤之意,忠愛之忱,可以養,可以教……"試以《種竹》為例:"老樹如舊人,門戶堪依倚。新樹如少年,風致更佳美。根株日益深,新居成故里。惜少數竿竹,潛懷俗土恥。鋤地得兩區,琅玕從乞徒。東區十七莖,種疏如錯指。西區三十個,種密類排齒。種密與種疏,娟娟皆可喜。君看好兒孫,明年都長起。"其詩可謂"活色生香,栩栩多致。"再如《種樹》詩云:"村居少樹木,猶邑無城郭。不待入其中,一望氣先索。我家本別墅,園林遜嵩洛。請為十年計,一振山莊弱。種椿鎮庭心,種桑輔牆腳。種柳圍池塘,種槿補籬落。塢種杏與桃,徑種槐與柞。斸松種南岡,移梅種東籬。凡卉盡搜羅,片地俱開拓。或笑野人勞,我有橐馳樂。從來草木資,易生還易削。培植在人力,土性無厚薄。長養荷天工,物質無美惡。一旦繁蔭成,覆村作帷幕。吾廬既可愛,且為眾鳥托。"此詩"起筆稱絕,入後小中見大;精理名言,絕處又見抱負。"至今讀來,亦可作勸世種樹之佳作。又有如在《種菜》中的"富家飽魚肉,貧家飽瓜菜。魚肉苟失調,不如瓜菜味……"《種藕》中的"我抱愛花心,懶舉灌花手。安種得花看,計惟宜種藕……會見荷花開,飽飲碧筒酒。"務實之言,躍然紙上。

《古峰詩草》中的詩篇,又以詩人在赴京應試和為官途中,即景即興而作為居多,或借景抒懷明志,或托物感興明理,無不如陳作相引沈孝謙《序》中評語:"其寫景真,記事確,詠物肖而陳明經。"如詩人在赴京廷試過雙墩農村時,所賦《雙墩》詩:"撲面涼風警客魂,垂鞭寂寂過雙墩。荒煙亂石無人徑,矮屋頹垣有竹村。驢背看山秋漸老,鴉聲爭樹日初昏。不知前路堪投宿,燈火誰家未掩門。"盡述在清朝晚期,詩人所處年代,一片荒涼、寂寥的農村秋景!騎在驢背上的過客,在日已黃昏的時刻,尚在尋覓有無燈火的人家,以便投宿。此情此景,至今讀來,仍有"其繪為圖如以身臨"之感!   詩人的同代好友施望雲,評《古峰詩草》稱:"編內古體詩作,造意精卓,鏈格混成;近體詩作,運息清新,吐辭風雅,趣中有趣,味外有味,與香山劍南品格最為相近,知寢饋於此道者深矣。"   《古峰詩草》中也有不少懷古之作,尤其是古體詩,如《和友人詠史四首》中的《淮陰侯》:"壯士功名轉眼過,當年何苦棄漁蓑;項王不用漢王殺,畢竟負君誰最多?"《班婕妤》:"方承恩澤猶辭輦,先有讒言蔽帝聰。銀處深宮原妾意,敢將團扇怨秋風。"《陰貴人》:"正位曾推郭貴嬪,如哀襄得漢宮春。他時冊立皆君意,莫以承恩病美人。"《唐玄宗》:"霓裳一曲戰塵多,羯鼓風流可奈何。絕世悲歡唯兩地,沉香亭與馬嵬坡。"這類詩,正如施望雲所評:"四詩皆有獨到之見。"又如《月下懷宰臣卻寄》詩,宰臣陳作相讀後,大讚"情真語摯,使吾低徊。"其詩云:"秋氣入檐新雨歇,涼飈颯颯響庭葉。虛堂如水悄無人,忽卷湘簾見明月。月色溶溶照練裙,清輝不惜與君分。幾度思君空見月,何時見月不思君。思君不見為君惱,月來時多君來少!人生輸茲明月光,一月一度團圓好。團圓雖好有時虧,思君盈盈無減時。盈盈思君君不覺,此意應惟明月知。"陳藩候亦評贊:"七古若瓦壺別月下,懷宰臣等作,可稱逸品。五律清微澹遠,尤饒唐音,七律多神到之作,渾然天成……詩才清妙,短章多弦外之音。"

詩人對故鄉的深情,對田園的深情,遍見於詩中。如《鹽井竹枝》詞中,有雲"妾在村邊郎井邊,勸郎莫上販鹽船。販鹽雖好風波惡,不及開山當種田。"又如"襄陽風露蒲陽月"句,即是在吟襄陽的風露時,也不忘蒲陽(即應城)的月光。

時人對萬藻卿的詩才詩稿推崇備至。封邱優貢趙金聲讀罷《詩草》後贊曰:"全稿如吃鮮荔,色香味皆佳,""距踴三百,勝於廷賦得官。"靈川進士周敘卿則贈七言詩讚:"語言妙處性情真,儒雅風流筆有春。采芷佩蘭無限思,蒲湘從古屬騷人。"光緒皇帝的老師、咸豐九年(1859年)科舉狀元孫家鼐,曾官至翰林院侍讀學士。他在督學湖北時,不僅對萬藻卿的文章首錄並優先選用,又親自為《古峰詩草》作序。在《序》中寫道:"甲子夏,余奉命視學楚地,按德安於考場中得應城萬生卷,筆意疏古脫盡恆蹊;試以文,文有內心,遂拔以冠。……萬生又出素所作古近體詩數百首相質證,亦皆原本經史陶身性靈,非苟為風雲月露之辭者。……今既策名出版,是則余之所原幸也。"

萬藻卿原配姓李,育有二子、一女、均有學識,能讀父書。萬藻卿病逝於光緒元年(1875年),享年46歲。

註:組稿中,魏志才、宋純清、董建軍等為本文提供了大量的資料;一併表示感謝。

【序號】:3632

關於「萬瑞旒」的留言:

目前暫無留言

新增相关留言